您的位置: 首頁 > 百年黨史 > 正文

紅巖村的紅色幼苗

來源: 發布日期:2021-04-19

  重慶紅巖革命紀念館的展廳里,陳列著一張照片:鄧穎超懷抱著一個小男孩,兩人笑得分外開心。這個小男孩是中共中央南方局干部榮高棠、管平夫婦的大兒子——榮偉民。這張照片背后,還隱藏著一個有趣的故事。

  榮偉民只有幾個月大時,便隨父母來到重慶紅巖村八路軍辦事處生活。他長得活潑可愛又乖巧,深得同志們喜歡,是大家的開心果。因為榮偉民非常愛笑,周恩來開玩笑說他是個樂天派,就管小偉民叫“小樂天”,管鄧穎超叫“大樂天”,稱自己為“賽樂天”。有一次,“小樂天”在辦事處門口玩,剛好碰到鄧穎超從城里回來,于是便樂呵呵地撲到“鄧媽媽”懷里,大聲叫著“鄧媽媽,鄧媽媽”。這一幕正好被路過的工作人員看到,于是便用相機拍下了這個珍貴的鏡頭。周恩來看到兩個“樂天”的照片后,即興作了一首打油詩:“大樂天抱小樂天,嘻嘻哈哈樂一天。一天不見小樂天,一天想煞大樂天。”后來照片和詩都發表在了紅巖村的墻報欄上,大家看了以后都忍俊不禁。

  當年在辦事處里,像“小樂天”這樣的孩子還有很多,他們和父母一起擠住在辦事處一幢三層高的筒子樓內。這幢樓房里,除了工作人員,還住著周恩來、董必武、鄧穎超等領導同志,房間既是辦公室又是宿舍。大家的工作都很緊張,但孩子的哭鬧卻影響工作,有時大人急得沒法就打孩子,又心疼又心煩。

  為解決同志們的后顧之憂,1942年春,在鄧穎超的提議下,大家把孩子們集中起來,辦了個托兒互助組,由媽媽們輪流看管孩子。后來互助組的孩子越來越多,辦事處就在樓外三四百米的幾間小平房里辦起了托兒所,并安排了專職人員過來工作。

  托兒所雖然辦起來了,但沒有固定經費,孩子們常因缺少玩具而哭鬧,這可怎么辦?周恩來說:“不要著急,我們都有一雙勤勞的手嘛,大家可以自己做玩具。”于是周恩來和鄧穎超便動員辦事處的同志們一起來做玩具。不久,手槍、沖鋒槍、大小卡車、毽子和各種疊紙等玩具就都有了。

  在大家的關愛之下,孩子們一天天長大。托兒所的工作人員教他們識字、唱歌、做游戲。托兒所還特別強調對孩子進行紅色教育,給他們講八路軍英勇抗敵的事跡,孩子們的心中從小就扎下了革命種子。

  在紅巖村托兒所里的30多個孩子,每人都有一個小綽號,除了“小樂天”以外,還有“小樂妹”“小火車”“小飛機”“雞蛋”“燈泡”等等。

  南方局經濟組組長許滌新和方卓芬的兒子許嘉陵,綽號“小火車”,因為他在幾個月時嘴里老是發出嗚嗚的響聲,本來祝愿他長大后能像火車一樣飛跑,但由于幼時患上了“脊椎骨結核”,他只能穿著石膏背心整天躺在床上。病重的“小火車”每天都需要服用貴重的魚肝油,這可難住了清貧的許滌新夫婦。許滌新雖說是南方局經濟組組長,手里掌握著百萬經費,可他卻是一個嚴于律己的人,從不挪用一分一毫,就連孩子生病也不例外。“小火車”亟須的魚肝油總是得不到保障,許滌新只能暗自著急。一天,夫婦倆正為孩子的病情苦惱,被前來看望“小火車”的周恩來、鄧穎超看到了。周恩來一面開導許滌新夫婦不要擔心,安心照顧孩子,一面則囑咐鄧穎超把友人贈予的兩瓶高濃度魚肝油送給了“小火車”,這讓許滌新夫婦感動不已。

  紅巖村的孩子們的童年生活,是在極其險惡的環境中創造得來的。他們沒有辜負周恩來、鄧穎超等革命先輩對他們的期望,在此后的歲月中,逐漸從一朵朵稚嫩的小花,成長為各條戰線上的骨干,為新中國的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。(徐楊 周敏)

來源:《中國紀檢監察報》

分享到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